detail.asp?id=34327 中国亚博体育最新版app网第七十八回 疗妒少鶬羹吴探花逐艳 衔哀凭鹤吊陈太史招魂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亚博国际靠谱吗,亚博正品平台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首页|||亚博体育最新版app宝库|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私塾|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大师|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新闻|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商城|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论坛|| 亚博体育最新版app农历|
? ? ?
属于:子==>清朝三百年艳史演义 ?

?
? 第一回 吴三桂一怒裂家书 侯朝宗三生盟画扇
第二回 圆破镜垂恩宠公主 弃故剑希旨禁王妃
第三回 市隐园顾横波祝寿 只陀庵卞玉京朝天
第四回 命防河鸳侣警邢姨 志过墟鹣飞感刘妹
第五回 恸史相生别入渔家 悯王子比邻留祸水
第六回 马婉容血痕蜚闽峤 柳如是泪渍洒虞山
第七回 霞喷舌唾葛蕙芳报主恩 霜上鬓丝李宛君评国事
第八回 编忆语为小宛伤神 开闰集听妥娘话旧
第九回 梦醒寇湄马蹄寻故垒 宠衰王月螓首贮雕盘
第十回 惧穷追曾妃沉鹢舰 劝反正李妾饮龙泉
第十一回 乱头粗服侠妓试刀叉 蛮袖弓鞋可儿传楮墨
第十二回 心如古井闲诵义娘诗 魂返湘江空倾朱女泪
第十三回 杨夫人化鹤谢尘缘 李三姑哺乌还苦志
第十四回 平西弱息横肆苏台 留山小妻同幽柏寺
第十五回 赘齐婿孔四贞袭爵 拒闽帅吴绛雪投崖
第十六回 王辅臣旧情思结发 尚之信异事诧飞头
第十七回 赛观音分纪冀北程 访连儿小构滇南案
第十八回 尤悔庵晨索寄笺人 毛西河夜拒当垆女
第十九回 全椒学土惭愧上公车 渔洋夫人慷慨倾私囊
第二十回 徐昭华别署弟子籍 陈南楼新题列女图
第二十一回 冰天雪窖幕促归帆 锦簇花团尹衙催合卺
第二十二回 偷朱笔智激小杏奴 分白镪硬证三荫子
第二十三回 何女变真名穷栖山谷 吕娘赍旧恨远涉江湖
第二十四回 紫玉成烟晓岚哭沙漠 红绡被盗秋帆遣昆仑
第二十五回 嘉勇贝子阃令服先几 节烈夫人国恩邀特宠
第二十六回 画舫笙歌经略误翻金谷酒 胡尘车骑回妃生入玉门关
第二十七回 布服扁舟郑板桥嫁女 机声灯影洪北江娱亲
第二十八回 金章紫绶两代领鹓班 锦缆牙樯双姝合鸳梦
第二十九回 展画图众女集湖楼 评书法名姬居相邸
第三十回 量美人创格笑戟门 识夫婿多情羡雏玉
第三十一回 赏雀翎二美共别榆 割豚肩一官涎苜蓿
第三十二回 盘水牦缨作诗代哭 重楼邃阁吊古伤街今
第三十三回 订散记才女访绡山 证轶闻侠尼惊坌道
第三十四回 幺妹从戎良缘空结发 云英痛父力战获归元
第三十五回 牝鹤啄阳郎官断疑狱 孤雏出口卜者雪前仇
第三十六回 中表兄设计愁绝霜闺 未婚夫潜逃冤消冰案
第三十七回 竹竿巷里花烛重谐 碧浪湖头梢根双桨
第三十八回 述途女靴刀亲毙匪 话陈婢笆斗试轻身
第三十九回 宝马香车品评汧国事 帷灯匣剑传颂定盦词
第四十回 贾妇独垂怜言甘弊重 丐妻难忍辱志决身歼
第四十一回 锦绣屏开三千输粉黛 乳花香溢百八挂牟尼
第四十二回 芦草霜寒力擒黑首 莲花露萎巧灭齐妖
第四十三回 喋血满街死守乌节妇 裹尸一骑空忆葛将军
第四十四回 行色匆匆定情梦槜李 襟怀落落保节重盐海
第四十五回 选色到孀娥双翅获宠 批鳞由秀女一语回天
第四十六回 锦衾角枕洪宣娇会无遮 钿合金钗傅善祥盟夙好
第四十七回 进名笺北鄂快飞觞 驰羽檄西江悲倚剑
第四十八回 左道记萧娘吞刀吐火 荒村问包妹斩将搴旗
第四十九回 画玉梅雪琴喧夺个估山 订金兰竹屿稳栖黄歇浦
第五十回 杨侯服夫人计安反侧 朱婿袭统领智换雌雄
第五十一回 费恭人义陈清白书 赵个姐情贻红绿佩
第五十二回 姑媳纺车节楼灯火 弟兄金榜绣闼文章
第五十三回 茅店板桥凄凉题壁稿 荆天棘地仓猝寄夫书
第五十四回 柏相昵如君荣生哀死 乌王生逆子后果前因
第五十五回 点天灯惨刑惩朱氏 掘地道内应死王娘
第五十六回 十八岁殉夫芙蓉一盏 五百里归柩芦荻孤舟
第五十七回 谮成市虎金铄廖玳梅 信断帛鸿玉殒姚修竹
第五十八回 韩约素剥章工品石 顾二娘制砚小题铭
第五十九回 高牙喋血疑案投缳 远道归魂哀情随溷
第六十回 停红烛洞房误僚婿 坐黑车永巷识闺娃
第六十一回 行云流水毛子醉明窗 檀板金尊珠儿离画舫
第六十二回 歌舞芝园绮罗满南国 锒铛棘寺桎梏困西施
第六十三回 文字妆前预许状头婿 诗篇枕畔笑拜丈人行
第六十四回 离宫弦管仙偶俪樱花 小队弓刀佳人怨杨柳
第六十五回 继妻施谲计宠荷金章 新妇擅清才礼胎团扇
第六十六回 责丫鬟有心倾幕客 炫鹤补故意诮檀郎
第六十七回 孀姝盛遇折杞畏人言 侠妓孝思画兰偿父债
第六十八回 倪子和虐婢甘罚重金 文仲恭买姬笑看完璧
第六十九回 订鹣鲽衅起恩中丞 寄螟蛉情联继方伯
第七十回 为息妻嗔名虚翰林院 小惩客过胆破孝廉船
第七十一回 德晓峰纵女入歌场 裕郎西携姬归租界
第七十二回 引雉媒预约澄大爷 图麀叙纷传潘观察
第七十三回 袁紫卿袭祖芬南中三绝 金阿宝助夫恶湖上一舟
第七十四回 黄莲母造谶受炉香 红灯照弄姿纵篝火
第七十五回 县君迎驾栉具早承欢 郡主随銮布衣初进御
第七十六回 旧事感垦轺仪鸾梦冷 新交盼云路拾翠人来
第七十七回 明月诗成状元郎平分柳色 春雷梦醒司员妻误入桃源
第七十八回 疗妒少鶬羹吴探花逐艳 衔哀凭鹤吊陈太史招魂
第七十九回 蛾眉寄语重价购贤书 虿尾兴谗飞章酿巨狱
第八十回 附藩臣笑纳寄生花 颂县宰巧赚摇钱树
第八十一回 交俄将阴助亡国人 控英妇姑录离婚史
第八十二回 缟袂痛黄嫠梨园一部 红妆谈谢妓华屋双栖
第八十三回 试霜毫远延缪供奉 掠云鬓小坐李姑娘
第八十四回 尊罍雅叙蛮语解新音 缣素分贻慈容留副本
第八十五回 妻毙夫谋全仗尚书势 女装男扮也冒大人名
第八十六回 车来贿迁起居惊八座 人亡物在书币艳千金
第八十七回 吊轩亭秋瑾惨遗诗 游美洲姚蕙编画报
第八十八回 车瑛夫人题碑酬旧谊 惠兴女士殉学寓深心
第八十九回 打鸭惊鸳端午桥假谈道学 画虎类狗瑞莘儒错认风流
第九十回 义起汉皋黎妻伸大义 忠沉汾水陆妇殉双忠
第九十一回 五口共投河无惭名族 九旬犹触壁群话孀媰
第九十二回 月锷霜銛袁太君规侄 龙蟠虎踞周女傅从夫
第九十三回 盛命妇赞襄成善举 罗夫人慷慨助遗祠
第九十四回 开私门窝娼捕陈七 追汽车择婿笑朱三
第九十五回 名剌谁投王馆长依老媪 诔辞闲写康圣人恸雏姬
第九十六回 哀孝女预殉筹边使 记名妓空悲革命人
第九十七回 近妇饮醇故都督晦迹 捐金投璧旧女伶下堂
第九十八回 下笔千言多情护芝草 借刀一杀有意死莲英
第九十九回 双分鸳牒五少奶重缔珠缘 一角蜃楼二小姐潜占镜听
第一百回 出游东渡肃女慨飘零 归葬西陵瑾妃资结束
?
?
第七十八回 疗妒少鶬羹吴探花逐艳 衔哀凭鹤吊陈太史招魂
发布时间:2009/6/26 ??被阅览数:1617 次
(文字 〖 〗)
?
上回说到吴探花将姨太太送坊,递解伺籍,这却不是吴探花的本心,倒是吴夫人的作用。吴探花的惧内,在京里是数一数二的。真是骂我不开口,打我不回手,为什么有这姨太太呢?
?

  那姨太太确是扬州有名的红妓,积蓄着实不少,只是心高气傲,贪慕虚荣,不特巨贾富商,他憎嫌铜臭,便是文人学士,不曾发达过,他也说是寒酸。妓女年纪,挨到二十二三,要算嫁杏愆期,摽梅失候了。吴探花光景本不饶裕,居然得了上第,自然衣锦还乡,不过衣食住三项问题,虽是偌大功名,也须随时筹划。况且苏州是状员生产地,探花更不足为奇,不得已赶那文丐生涯,暂在扬州小住,无意中结识了这个红妓,这时吴探花只有三十余岁,颀身鹤立,器宇不凡,那红妓正在择人,倒也倾心巴结。吴探花酒阑席散,曾经一醉留髡,从此来往妆楼,视为知己。不料吴探花住在旅馆里,忽然发现外症,称药量水,无人体贴,这红妓也来探望。觉得客途岑寂,床蓐呻吟,益发难以见效,苦劝吴探花移居妓馆,可以加意医调,吴探花不肯允从,说俟回苏再治,经不得二三旧友合词怂恿,才把萧条行李,搬入花团锦簇的楼台。红妓为着探花下榻在那里,首先摘牌谢客,朝敷夕洗,寸步不离。吴探花有什么余资?都是红妓倾奁接济。看看新生瘀去,还用犀黄珠粉,湔拔毒根。约莫一月有奇,元气渐次恢复,才提到委身相事的话。吴探花真无辞可却,只说句"力不从心"。谁知这红妓久已赎身,更不费一粟一丝,得此如花美眷,还有什么游移呢?只为着吴夫人吼如猛狮,扑如城虎,吴探花有点胆怯,是以不敢一口应承。后来彼此曲商,两人买棹回苏,暂在老仆家中,做个藏娇的金屋。
?

  虽则不是久计,也可避过风头,免遭毒手。

  不道春光漏泄,吴夫人诘问探花。探花哪敢骤认?经不起吴夫人大哭大嚷,说道:"我不是不能逮下的人,既然有了侍姬,应该一家团聚。尽他飘零在外,不是披我以妒妇的名吗?"探花还道夫人出于至诚,将扬州病中情形,一五一十,都倒了出来。吴夫人道:"这不是贤妇吗?他这样殷勤待你,你这样落寞待他?俗语说得好,痴心女子负心汉。你还不把他带回来,真是全无心肝呢!"探花又惊异,又感激,一乘轿子,送他去拜见夫人,从此苦尤娘赚入大观园了。
?

  吴夫人一见,妹妹长,妹妹短,极口称赞,谢了又谢。探花看他们俩发髻互梳,衣履互着,着实欣慰。上上下下,都称呼姨太太。姨太太的卧房,却在夫人房后,探花恐惶觳觫,平时从不进姨太太的房。只有夫人鸟道霞飞,鸿沟月满,行不得也哥哥的空儿,才许姨太太当夕。姨太太倒并不计较,只愿家庭欢乐,不妨让他一筹。有时唱折李笠翁的《奈何天》道:疏抱衾稠,勤陪杯斝,无端浪受虚名,黄昏白眼晓来青。

  空心掺木,无丝葛藟,半熟鶬鹒。(右调《高阳台上逍遥》)红袖轻盈,清歌宛转,愁容勉教趋应。拚醉霞觞,晚来可受凄清?饱看他座上风姿,权当做饥时画饼。酬佳景,对此春光明媚,且图家庆。(右调《锦堂月》)吴探花有了这个姨太太,对着夫人,益发逢迎倍至。有人说他平时昂首向天,有点富贵骄人的态度,只有夫人面前,凭你掴面捽发,总是逆来顺受。姨太太虽有些过意不去,想探花慑於阃威,他何必来多管闲事?等到探花入京供职,夫人对待姨太太的手段,有时放出来了:或者说家用不敷,问他挪几十块钱,或者说出门酬应,问他借点首饰。起初是完璧归赵的,渐渐地掷黄金于虚牝了。姨太太并不同探花提及。只是夫人限制探花,较前严禁。那面子上优待姨太太,依然同在苏州一般。

  在京这班江苏同乡同年,没一个不知道探花是陈季常,偏要嬲他家里开壶碟会,说每人两菜,携榼自随,主人只备酒罢了。

  探花万不能拒,归去同夫人商量,勉强答应,却只买了二斤黄酒。诸人一哄而至,狼吞鲸饮,早已瓶罄,连催探花添酒。探花匆匆入内,隔了许久,算捧了一瓯酒出来。你斟我酌,不经一吸,又向探花饶舌,探花不应不动。屏门后转出吴夫人来道:"你等岂不知老娘悭吝的吗?这些携来的盘碗,一概不准拿回,备了酒资来赎。"说罢,抓了探花进去了。大众讨了这场没趣,谁也不来同他交际,只有赴署入直,出去一趟。

  这日是同年陈太史宝莹开吊,去吃了顿午饭,回到上房,夫人在那里悲啼。探花摸不着头脑,问了一句。夫人道:"总怪我治家不严,害你担这帷薄不修的丑名。我想妹妹能够服侍你,帮助我,我一片好心待他。不料他旧性不改,竟与家人干这没廉耻的事。今朝家人从他房门里冲出来,刚刚被我撞见。

  我气得索索只是抖,本是想撵出家人,保全他体面的,他不但不肯认错,还说许多不尴不尬的话。我把他们俩拿你片子,送到坊里去了。你看怎样办呢?"探花料定里面是有诡计,说:"他这样贱,留在京里做什么?叫坊里递解罢。我去交代坊官一声,才靠得住。你也不用悲伤了。"探花赶到坊里,见了姨太太,才知道家人得了夫人十两银子,教他做这圈套的。探花嘱咐姨太太仍回苏州,住在老仆家里,他不论得学差试差,总来安置他。家人也放了,姨太太也走了。夫人得了姨太太全份衣饰,算是赔价这十两头。大众都说吴探花逐艳,却不知内中有这种委曲呢。

  吴探花在夫人面前销了差,预备次早送陈太史灵柩回南。

  同乡同年,都替陈太史家属告帮,攒凑了四五百两银子。乘火车出京,到天津再换轮船。他只有一位夫人,一位如夫人,缟袂扶棺,间关归葬,却是不容易的事。

  这陈太史号叫琇民,别字辽东一鹤,原籍江苏金匮。十一岁随宦在京,十八岁便点入词馆。夫人吴氏是河南固始的华胄,诱民饮醇近妇,且又性好山水,船唇马背,还驮着诗囊,挈着奚童,处处留点雪泥鸿爪。夫人贤而兼美,在京里支持门户,听他去任意遨游。他从不去拜老师,会同年,所以历届考差,得不着乡会同考。他却并不在意,带着盈千整百的旅费,鼓轮入粤,寄迹珠江,在沙艇里选色征歌。凭你怎样一再勾留,从不肯轻于失足。不知他如何同逆旅主人女儿相恋,窥墙来往,竟与登徒子无异。这女儿本已受聘,主人知道了两人暖昧,将女儿加意防闲,令琇民别寻客舍。琇民买通了一个老媪,传消递息,约定了女儿远走高飞。主人报县缉拿,那南海县裴景福,本想把琇民捏造假名假姓,办个递解了事。琇民偏在县堂上,供明翰林院编修陈宝莹,万目睽睽,无可讳饰。南海县据实通详,遇着总督岑春煊,既不护花,又不爱士,将陈太史飞章奏革,归案审鞫。那女儿供称系慕陈太史才貌,情愿跟随作妾,并非陈太史诱拐;此次偕同离粤,也系自己造意,与太史无涉。

  女儿的父亲,咬定陈太史如何设谋,如何被乱,如何露机,如何通信,如何出境,说得凿凿有据,并令老媪为证。裴知县伺到陈太史。他说:"同宿有的,同走有的。缙绅纳妾,很平常的事。他要几个身价,我也肯给的。只是人我要定了,不能交他的父亲领回。"那女儿亦说:"妇人从一而终,若要我跟着父亲归去,再嫁原聘的丈夫,宁可死在堂上!"裴知县对陈太史道:"你要放明白些,你如今不过革职,并没有余罪。只须将女子判交伊父,你也可以回京了。照你这样胡缠,国法是不管官阶的。那时寄监祗候,由府而司,由司而院,由院而部,一年半载,这苦恐怕你吃不起。你何必牺牲了功名,再糟蹋你身体呢?"陈太史道:"你不要恐吓我,算我拐带出境,不过足四千里充军,有什么大不了事?关外山川辽阔,林木翳蓊,我很愿意去走一趟,只是没有机会。你快详快奏快解,总算你成全我游兴,但这女儿嫁我定了,你尽签妻同配罢。"裴知县道:"好好!照你办罢。"批折下来,发遣黑龙江戍守。

  吴夫人知道消息,无可营救,只得出京在中途相待。陈太史一路由南而北,虽则锒铛就道,这些解差只要有点沾润,倒也并不为难。这日将近出关,吴夫人早住在旅店里,把长途应用的衣履什物,一齐预备。果然陈太史带着粤女进来,后面跟着解差。陈太史满面风尘,已经消瘦了不少。吴夫人直扑上去,放声大哭。陈太史反含笑道:"你不要如此悲痛,我却对你不住。你且回京收拾一切,南边去罢。我不是遇赦不赦的罪,将来还好团聚。你不必当我遣戍,你只当我出游就是了。"吴夫人定欲同行,县里说来文上只有一妻,不能再在路上插入。吴夫人看那粤女,身材臃肿,还梳着一根辫子,唇掀目小,毫无媚态,脚下趿着拖鞋,露出足跟,光滑可鉴。只是肌肤腴润,肥白如瓠,算是特色。暗想:"此女尚不及中驷,丈夫宠爱到这样,真正前生冤孽。亏得他伏侍周到,稍可放心。"便再三叮嘱他要全始全终,不宜易志。那女儿也唯唯应命。解差催促上路。吴夫人生离的凄惨,甚于死别。早望着几辆车子,加鞭疾走了。

  陈太史出关以后,觉得黄沙白草,另有一番景象。像这奉天府原是清朝发祥旧地,源钟长白,秀结巫闾,沧海南迥,混同东注,所辖的是宁古塔、黑龙江二城。黑龙江北界肯特山,西连枯沦湖,城内名为齐齐哈尔。从奉天迤逦进发,营笳楼鼓,都是助人的悲壮。及至赶到齐齐哈尔城,官民多是旗人,与北京无甚殊异。解差投文进署,当堂点名验视,将军自照例安插。

  陈太史归交佐领编管,只是课徒、鬻字,支持日用。黑龙江风气闭塞,难得有这通品,官民都称他陈先生。那时适值日俄战后,俄国每肆要挟,将军对着外交的事,甚为掣肘,听得他是翰林出身,邀他进署去办理文案。却能够应付得宜,将军着实感激。后来将军换了姓程的汉人,要替他奏保开复,还是陈太史再三不肯。廷议忽将奉天、吉、江统改行省,将军变了巡抚,更想将他由编修改官知府,留江补用。陈太史总说幕而不官。

  东三省设立总监,那徐世昌、赵尔巽,同太史尽是年家故旧,从黑龙江调回奉天,特奏开复了原官,送他回京供职。

  吴夫人也从海道来了,暂时住在会馆里,三口子患难夫妻,安安闲闲过了三个月。虽是清官薄俸,那量柴数米,都归健妇一人。太史只同那粤女赌酒谈诗,寻点快乐。再不道文园消渴,竟夭天年。只剩得数箧残书,一方破砚,几至无以为殓。幸有个门生邹泰阶,现官内阁中书,替太史竭力腾挪,向同乡同年。

  委曲告哀,摒挡吴夫人同粤女招魂南返。所有诗稿、词稿,由邹中书校定后,醵资付刊,一编叫做《还珠集》,是在粤做的;一编叫做《冷泾游草》,是在江做的,都是悲歌慷慨,读之呜咽。水竹村人还撰序冠首,末附受业邹平校字。

  泰阶便是邹平的号,他原是吴县举人。只因情场失败,气愤愤赶进京来,做这小小中书。正是:桃叶空迎双桨远,薇花闲伴一池寒。

  欲知后事,且听下文。

?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亚博体育最新版app网版权所有 ?? 蜀ICP备16005458号